三大运营商同时定档129元,限速限价下的5G套餐比4G贵还是便宜?

5G套餐资费来了,三大运营商不约而同定档为129元起跳。

继5G终端市场如火如荼之后,5G资费规格也终于落定。从套餐资费规格来看,三大运营商流量价格模式都极为相似。值得注意的是,这次5G套餐收费除开买量之余,还存在着限速档位,峰值速率自500Mbps到1Gbps不等。

敲定资费规格一出,不少用户纷纷对电科技表示:偏贵,价格比想象中要高出一些。5G资费一直是用户所真正关心的问题,那么这次推出的定价资费能不能推进5G业务大步向前呢?

又贵又限速?

去掉套餐权益,我们先来简单对比一下目前5G流量的单价水平。以中国移动畅享套餐为例,其中30GB为128元,单价水平约合为4.3元/GB,而5G相应套餐为129元,单价水平相差无几。纵然彼此之间存在着一定的语音和宽带权益差异,但实际上5G流量单价并没有进行大幅上涨。

套餐一出,哭天喊贵,背后的原因一方面是5G增强型宽带应用场景消耗量更大,即便是和4G网络保持一致的水平,你也很难招架住用户的“流水哗啦”,用户使用成本自然会有所上升;另一方面,虽然4G套餐明面上是该水平,但在各大合作商推进下,4G单价早已被做到1元/GB乃至更低,对比刚出场的5G网络,它们之间差价就显得悬殊起来。

运营商之间的价格战交锋并不鲜见,此前联通通过各种流量卡率先将单价下探到低段位,而移动和电信也拿出各自的优惠套餐。彼时,价格战被视为拉动用户数量的唯一举措,而效果也很明显。在2018年,中国联通4G用户数净增4505万,手机用户上网流量增长1.8倍。及至今年,市场承压前行,三大运营商营收都有所下滑。在市场饱和激烈竞争,4G用户流量触顶的情况下,价格战对于彼此并不利好,因此运营商转向更为良性的竞争,后续不限量流量套餐的取消便是如此。

总结起来,5G此次单价流量水平或许并不太贵,这也是各大运营商“用得起”的基准保证,但在4G流量现有补贴以及5G应用场景的刺激下,5G短期内要想达到普及程度还并不现实。

至于限速,这一点在5G套餐中也并不少见。例如此前英国沃达丰套餐为不限量但限速、一共划分为三档,第一档收费23英镑(最高下载速率2mbps),适宜高音质音乐以及网页浏览、第二档收费为26英镑(最高下载速率为10mbps),支持HD画质流媒体以及视频通话等功能、第三档则是提供最高网速(设备支持最高速率),支持UHD画质流媒体等服务。

早在之前电科技就已经论述过分割5G这块蛋糕的“量”“速”两把利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国内运营商还是更倾向于双管齐下的策略。对比国外不限量的方式,这种方案对于用户显然不太友好,因此运营商在速率上做了一定的让步。目前优享档位峰值为500Mbps,换算每秒传输速度理论值为62.5MB/s。对比国外不限量限速的政策,这一速度已经足够满足日常使用需求。就算你并没有升级到5G套餐,也就是对应着5G基础服务,那你的下载峰值速率也有着300Mbps(换算理论值37.5MB/s),远超4G网速。

相比于限速速率,5G套餐更高档位的“繁忙地区优先接入”也十分重要。因为5G带宽大波长短的特点,5G基站点与点直接的覆盖范围会十分有限。再加上推进初期NSA组网架构的应用,热点地区用户激增之下,难免会造成拥堵问题,因此出现了优先接入服务。目前5G基站推进点大多在高线城市的繁荣商圈区域,人群较为密集,因此不只是速率高低,速度稳定性也需要考虑在内。

避开5G低价竞争,平滑过渡5G,三大运营商在这方面显然达成了共识,而这一点也有着自身的现实要求。

高昂成本驱动业务多元化

不打价格战,5G被视为下一个盈利增长点,但这之前运营商还需要面临十分严峻的问题,那就是基站建设。

1991年,GSM的下行速率才只有几Kbps,后来GPRS迈步到了170Kbps,越过千禧年,我们熟悉的WCDMA达到了7.2Mbps。再后来,LTE又演化到了100Mbps,及至现在的5G,速率又加快到了Gbps级别。在网速越来越快的同时,基站也在经历巨大的变化。

由于高频段的特点,5G信号衰减度变得更加厉害,传统室外宏基站独挡一面的时代已经过去,在人群密集或者室内场景,基站需要变得更加小型化,因此小基站也需要开始同期部署,用以补充宏站覆盖的盲点区域。另一方面,对于组网方式,3GPP给出了多种方案,但要想完全实现5G的三大愿景,核心网和基站缺一不可。但囿于成本因素,在推进的初期,5G基站更多地挂靠在4G核心网下,因此它在高可靠低时延通信以及海量机器类通信方面难以发挥应有实力。之前沸沸扬扬的“真假5G”也就是SA和NSA组网架构的差异,而非是真假之别。

既要建新的核心网和基站,又要扩大建造的数量,在质与量的双重递增下,成本能不高吗?此前工信部赛迪智库无线电管理研究所副所长彭健表示,在基站建设上,“ 5G投资大约是4G的1.5倍,全国总体投资规模将达到1.2万亿元,投资周期超过8年。”对于基站建设规划,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表示明年将会在全国所有地级以上城市提供5G服务,联通和电信也在不断加快建站速度。

不仅如此,当下4G基站仍在建设之中。据新华网消息,“今年上半年中国移动4G基站净增30万个,达到271万。”4G同期建站,成本尚未收回,双重运维压力更重。虽然现在各家都分别开启了自己的2G、3G退网计划,用来节省成本,但奈何5G推进并非一蹴而就,因此在5G初期放弃价格战对于各家都有好处。

除开高成本抬升5G价格,用户对于目前套餐不敏感的另一点则是应用场景。对于5G目前的落地应用,各大厂商更愿意用下载或者缓存速度来进行推广,诚然这是一种非常显眼且吸引用户的方式,但是从实际角度来看,在5G流量资费尚未普降的初期,这一点略微有些鸡肋的味道。从需求挖掘,目前也有不少厂商开始发力AR、VR以及云游戏等应用,主打5G的低时延以及海量机器类通信功能。

相比于传统的速度提升,用户更愿意为这些新奇功能买账,如果只是按照以往思路卖流量单价卖流量速度,运营商和终端厂商就很难吸引用户的兴趣。因此在2C的市场上,运营商在推出套餐的同时,也需要和终端厂商展开相应合作,共同促进多元化消费场景的落地,用新功能来推动用户入场。

运营商推出的5G资费贵吗?对于用户的预期心理来说,这个价格肯定是偏高的。但作为5G商用开幕的一个标志,这套资费却又在合理范围区间,并非是囤货居奇。一如当初我们“不关4G流量一夜烧掉一栋房子”的笑话一般,这次的5G也势必会重新走向降费的道路上,只是需要一点时间。随着时间的推移,用户的关注点将会从流量上放开,转而追求更加丰富多元的场景服务。

毕竟,5G我们才刚刚走在路上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